• 22/10/2020

英国脱欧后,欧洲汽车供应链能困局突围吗?

7月 28, 2020

尽管欧盟的GDP增长已从2018年的1.96%放缓至2019年的1.11%,但普华永道全球汽车行业首席分析师克里斯托夫·斯蒂默(Christoph Stürmer)却认为,欧洲的汽车市场并不会因此遇到麻烦,因为它将拥有一片更广阔的天地。

的确,欧洲汽车行业目前正处在普遍危机中。德国奥迪近日一份每年减产10万辆汽车的消息不胫而走。消息被集团内部证实,随之而来的规模性裁员不可避免。,预计2019年意大利(-4.5%),英国(-3.7%)和法国(-1.5%)的汽车销量将明显下降。但是克里斯托夫·斯蒂默解释说,英国市场表现不佳是由于脱欧问题,加之美国一系列经济保护主义和加征关税举措带来的全球政治动荡和不确定性,以及德国、意大利等国家的GDP放缓现象,出现这样的普遍危机是能够理解的。

如此,在欧洲汽车行业并不十分景气的情况下,凭借其全球市场的扩展,欧洲汽车业的地位仍旧不可撼动。上周在德国柏林的ECG(欧洲车辆物流协会)会议上,克里斯托夫·斯蒂默表示:“自2009年以来,全球汽车市场增长了50%以上。”全球市场的两大亮点便是欧洲中部和东欧,它们为汽车销量的增长做出了很大贡献。欧洲中部民众对于新车的需求与二手车出货量之间的总需求平衡正在缓慢变化,同时,作为汽车行业领军者的大众集团也将目光投向了土耳其,宣布将在土耳其建造新工厂。

此外,欧洲车企在电动汽车领域虽然与中美相比起步晚了,但如今动作频频。本周大众在德国东部茨维考的大型电动车制造厂正式启用。这也是德国传统车企的第一个电动车制造中心。

新排放测试

基于对欧洲经济前景的预测和对汽车排放量的新规定,预计欧盟和欧洲自由贸易联盟国家的新轻型汽车(LV)注册量将从2018年的1,770万辆下降至2019年的1,740万辆。

自2020年起,欧盟范围内新车的平均排放目标将是95克二氧化碳/公里,这相当于消耗量约为4.1升/ 100公里汽油或3.6升/ 100公里柴油。根据ECG会议的结论,在引入轻型车辆测试程序(WLTP)、实际驾驶排放量(RDE)和CO2排放规则后,车辆物流业将受到不小影响。为了达到减排目标,一些电动汽车和混合动力型汽车将在2019年下半年延期推出。停产、延期必定会影响公路运输和海运。

这样一来,供应不足会导致市场疲软,不过这是一个新的方向,2020年也会成为过渡的一年,一切都在为更好的未来做准备。

英国脱欧对汽车业的影响?

克里斯托夫·斯蒂默表示,英国生产的汽车绝大多数用于出口,而且仅仅Nissan Qashqai一种车型便占据了产量的25%,一旦其出现问题,对整个英国都会带来非常不好的影响。所以,汽车的入境和出境物流问题仍是当前急需解决的事情。

ECG执行董事Mike Sturgeon对此表示同意:“如果我们最终达成无协议脱欧,入境物流会有更多麻烦。英国供应链面临的最大风险是多佛-加莱航线,该航线尚未建立起处理非欧盟国家贸易的程序。”克里斯托夫·斯蒂默建议与会代表与客户们讨论应对入境物流问题的策略。“入境物流的问题不仅在于时间,还在于它须按照特定的次序进行。没有太多回旋的余地,对这些流程的任何干扰都会产生连锁反应。”

多佛-加莱航线是欧洲货物运输中非常重要的航线之一。每天,约有17,000辆卡车行驶在多佛和加莱之间。这使得公路货运也成为大陆和岛屿之间货物运输最重要的方式之一。但由于英国脱欧问题,货物的自由流通被取消,欧洲物流公司和英国之间的货物往来变得阻力重重。关税、边境管制以及时间延误等导致公司的成本不断增加。在英国脱欧的严峻情况下,欧盟和英国之间的公路运输也将受到很大影响。因此,欧洲委员会提出了维持其基本运输往来的措施。只要英国授予欧盟货运代理人同等的权利,并且遵守公平竞争的条件,欧盟将暂时允许英国公路运输商供应商将货物运至欧盟。另外,欧洲议会和理事会也已在政治上就有关货物和旅客运输紧急计划的规定达成协议。

欧盟委员会还建议英国采取紧急措施,在有限时间内确保铁路安全和运行通畅,以便有足够的时间找到符合欧盟法律的长期解决方案。这将减轻英国脱欧后前三个月对跨境铁路运营的干扰,尤其是对海峡隧道的干扰。但是,欧盟委员会还指出,对于相关公司和国家主管部门而言,继续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以遵守欧盟在司机执照、市场准入、安全证书以及营业许可证等方面的规定同样重要。除了这些问题,英国脱欧导致出现的司机执照互认、市场产品准入、货物与运输安全证书互认、营业许可批准等一系列问题,都需要各国运输行业格外注意。去年底我们发过一篇文章《欧洲铁路货运,发展好还是不好》来探讨其积极与负面的发展前景,结合阅读可能会有更多收获。这到底是欧洲铁路货运最好的时期,还是最糟糕的时期?回答这个问题,答案很简单:最好的时期,你的公司可能面临倒闭;最糟糕的时期,你的业务兴许能异军突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