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10/2020

疫情,让这家美国口罩商挣翻天,全球供应链的失败需反思!

8月 7, 2020

过去的一周,因为调整了确诊病例的标准,增加临床诊断的病例,尤其是中国湖北的新型冠状病毒确诊人数像火箭般蹿升。12800公里外的美国德克萨斯州,一家中小型的口罩生厂商被订单淹没。

这个世界上,未雨绸缪者众,然而他们的命运不尽相同。美国的这一个,如今挣得盆满钵满。

PA公司是美国最大的全线外科口罩制造商,每天产能为60万个。尽管如此,市场猛增的需求还是把他们生产线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公司副总经理Mike Bowen每天都要接到很多陌生的电话,电话里头自称代表外国政府部门,希望做大宗采购。一时间,市场上每个人都将口罩视为猎物。

着生意上的数字每天每天地涨,Bowen心里是喜也是悲。对如今这种极端的局面,15年前就开始发出警告。当时,他恳求联邦机构和立法者批准提高美国医用外科口罩的产量。他希望美国政府能引起重视,以应对突发的大规模公共卫生事件。 Bowen被邀请到主持人Bannon的一档电视节目里。Bannon曾是特朗普的一名顶级顾问,很长时间来一直在提醒政客关注美国衰退的制造业。口罩商Bowen在节目中大骂没有政府高官愿意听他的只言片语。“我从2007年开始就说,伙计们,我警告你们,这就是正在发生的事情,我们要准备起来。”“如果在发生之后你再打电话给我,我已经帮不了每个人。 新冠病毒的爆发,导致了健康危机,也带来了外交上美国的不得人心,还有经济上的混乱。全球医疗供应链里的大漏洞,也被一夜间撕开遮羞布。很多美国公司,尤其是医院和制药公司,都依赖中国制造商提供产品,从处方药的有效成分,到口罩、手套等防护用品。但新冠疫情爆发,局面被颠覆了。 全球供应链,可以明确的是,不会有全球集中的计划来快速生产个人防护用品;也不会有简单的流程,来决定口罩、防护服寄送到哪里。亚洲各国的政府和人民,在网上争先恐后订购口罩。 十余年来,Bowen给白宫送去过三封信,他不知道三封信是否被启封过。2010年6月,他写给奥巴马的信中说:“PA公司是目前美国口罩供应链不安全的唯一警醒声音,冷漠和惯性是我们最大的障碍。”三年前给特朗普的信里写着:“如果发生大规模流行性疾病,美国防护口罩的供应会出现严重的危机。” Bowen表示,如果PA公司的生产线全天不歇运转,一天可以制造100万个口罩,这可以给他带来巨额的财富。但悲剧在于,这不会对口罩的全球供应局面产生一丁点的改变。2009年猪流感大肆流行后,行业出现了一时的繁荣,随后又迅速萧条。他位于沃斯堡郊外的工厂增产计划,迟迟没有落实。 有传言称,美国政府官员正在考虑从PA公司等国内来源采购更多防护用品,以满足眼下日益增长的需求。但Bowen没有因此而高兴多少。“他们缺乏计划,这不是我紧急生产的理由。”缺乏计划,不只是美国政府,这只是全球供应链中很小的一环。 这段时间以来,很多第三方经销商提交大订单,在市场上转售口罩。新冠病毒的流行正在给全球制造业带来巨大的压力:一线的医护人员所需的医用物资,中国工厂、公司复工需要的防护品,无法复工生产导致的其他行业产品的短缺…… 截至16日下午,新冠疫情在全球已确诊感染超过69000人,1670人死亡。其中,中国之外,3人死亡。病毒最主要的传播方式是呼吸道飞沫传播,佩戴医用外科口罩因此成为阻隔绝大部分传染可能的最主要方式。此外,能够过滤空气中95%颗粒的N95口罩,医护人员用的N95防毒面具、防护服、手套和护目镜,是更加专业的防护用品,生产成本也比外科口罩高。 在全球,中国是此类防护用品的重要供应来源,跨国制造商也大多在中国设有工厂。根据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2014年的一份简报,高达95%的医用外科口罩是在中国和墨西哥生产的。尽管如此,武汉突然爆发的疫情,也让中国这个生产大国猝不及防。目前,中国国内已经增加了生产线,削减了出口,国内需求的订单优先生产。

美国卫生官员正在计划给他们的关键人员提供足够的口罩。但复杂的供应链,以及中美贸易紧张局势的加成,美国市面上的供应严重不足。美国国内的制造商,手里究竟有多少库存,美国政府都没有底。 世卫组织本月早些时候已表示,对防护用品的需求是正常水平的100倍,价格已上涨了20倍。市场是盲目的,疯狂采购无法避免,问题加剧自然也无法避免。PA公司通常以50美元不到的价格向医院分销商出售一盒500个耳挂式口罩。但本周在亚马逊上,他们公司生产的250个口罩被第三方卖家以370美元的价格摆上货架。 制造商和卫生官员都在做一道复杂的算术题。对于许多公司而言,他们很难迅速增加产量,突然大幅增长的需求难以满足。据中国国内媒体的报道,包括汽车制造商、能源巨头、内衣制造商在内的3000多家企业,已经在生产线上增加了口罩、防护服、额温枪和医疗设备等品类。 中国央行发放低息的专项贷款,全国多地出台金融扶持政策,是为抗疫,是为救企业,也是为救经济,为帮助国内生产供应链的重新恢复。但贷款是为小米、美团等互联网巨头所用,还是为中小微企业所用,近日已引起舆论争议。 如今的困难局面,在2009年H1N1猪流感流行期间就出现过。当时对N95防毒面具和口罩的需求激增,订单让处在疫情中心的美国制造商不堪重负,美国政府不得不从国家战略储备的秘密仓库中,向各州发放约1亿个呼吸面具和口罩。 那段时间,PA公司搬进了更大的工厂,额外雇佣了150名员工。但是疫情过后,需求锐减,医院和分销商花了好几个月,才把订购的口罩使用完。PA公司也不得不解雇大多数新进员工。 新冠疫情还要持续多久,没有人可以明确定论。欧美主要的航空公司取消了飞往中国的航班,直到4月下旬为止。未来可能回调,也可能继续延期。 特朗普发起的这场贸易战,让美国国内公司也很脆弱,所有人都经历了两年的不确定性。没有更多美国公司愿意生产口罩,原因在于口罩利润率低,从中国和墨西哥进口的产品要便宜得多。Bowen希望政策制定者鼓励美国医疗保健体系多从国内购买产品,但显然他的提议不会得到肯定。美国国内生产的口罩通常比墨西哥制造贵10%,比中国进口的贵更多。

2018年底,PA公司的一个大客户将价值300万美元的业务转移到了中国。在眼下的特殊时期,PA公司会继续为普通客户提供产品,Bowen每天从淹没他的电子邮件中处理需求,一天最高处理110封。 但是,政策准备不足,供应链计划不足,问题就是这样。三个星期之前,他甚至半个月都接不到一通业务上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