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10/2020

独家专访行业巨头UTLC:2019年运价会更贵还是更便宜?

9月 1, 2020

探索新丝路日前对UTLC欧亚铁路联盟公司(UTLC Eurasian Rail Alliance)总裁亚历克谢·尼古拉耶维奇·格罗姆进行了专访。格罗姆总裁兴致颇高,为我们专访留出了不少时间,还欢迎我们到俄罗斯总部走访。

以下为节选的访谈实录:

首先,探索新丝路请格罗姆总裁简要介绍UTLC欧亚铁路联盟的目标。

格罗姆:我们关注欧亚铁路的基础设施,也希望提高欧亚铁路的运量。这项关键任务由我们股东– 俄罗斯铁路、哈萨克斯坦铁路和白俄罗斯铁路设定。它很好地匹配了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框架内的战略目标。

我们股东在各自的国家(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白俄罗斯)都有一致的战略方向。我们会成功地和中国、欧洲伙伴一起完成了这项任务,UTLC公司近些年完成的运量就是最好的成功例证。

以下为节选的访谈实录:

首先,探索新丝路请格罗姆总裁简要介绍UTLC欧亚铁路联盟的目标。

格罗姆:我们关注欧亚铁路的基础设施,也希望提高欧亚铁路的运量。这项关键任务由我们股东– 俄罗斯铁路、哈萨克斯坦铁路和白俄罗斯铁路设定。它很好地匹配了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框架内的战略目标。

我们股东在各自的国家(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白俄罗斯)都有一致的战略方向。我们会成功地和中国、欧洲伙伴一起完成了这项任务,UTLC公司近些年完成的运量就是最好的成功例证。

探索新丝路: 您如何看待东西交通走廊在当今世界经济环境的作用?这条东西走廊有多大的运量?

格罗姆:如果您指的是经过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和白俄罗斯这条走廊的话,今年的运量是27万个标准箱(20英尺集装箱),同比去年的运量增长了将近60%。如果加上经过后贝加尔和蒙古的走廊(后贝加尔和满洲里隔境相望),大约有40万个标准箱。

换言之,经过东西走廊的欧亚铁路运输中,总运量约65%是经过我们所在的走廊。而且,这条走廊从规模来说是班列开行数量最多的一条走廊。当然,我们单方面很难去定义这条走廊对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欧洲等所有沿线国家的重要性。

探索新丝路: 您如何看待东西交通走廊在当今世界经济环境的作用?这条东西走廊有多大的运量?

格罗姆:如果您指的是经过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和白俄罗斯这条走廊的话,今年的运量是27万个标准箱(20英尺集装箱),同比去年的运量增长了将近60%。如果加上经过后贝加尔和蒙古的走廊(后贝加尔和满洲里隔境相望),大约有40万个标准箱。

换言之,经过东西走廊的欧亚铁路运输中,总运量约65%是经过我们所在的走廊。而且,这条走廊从规模来说是班列开行数量最多的一条走廊。当然,我们单方面很难去定义这条走廊对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欧洲等所有沿线国家的重要性。

探索新丝路:目前市场新推行的指数反应如何?

格罗姆:嗯,指数还很年轻。我们已经为它准备足够长的时间。用一年的时间开发了这个指数,第一反应非常积极,但是在我看来,这是个非常自然的反应。我们想把这个物流走廊做得更开放,更容易理解。

当然,不光来自俄罗斯、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方面的反应非常好(这些国家肯定支持我们的倡议,因为他们是指数成形的重要参与者),也有不少来自欧洲的反馈。但是,正如您理解的那样,这是在1520(这个数字是宽轨轨距1520mm)基础设施上的第一个铁路指数,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完善,让它成为一种更有效的工具,便于中国和欧洲的客户学习如何在他们的工作中正确使用。

探索新丝路: 欧亚铁路联盟指数ERAI能否影响到铁路运量的成长,您怎么看?

格罗姆:当然,这是我们的主要想法。您应该明白,UTLC的营销任务中,包括向尽可能多的人宣传我们基础设施的铁路运输优势。因此,该指数涵盖这些信息,我们以及我们的股东可以理解,更重要的是让中国和欧洲的客户也可以理解和访问。 因此我们预计,当指数按照我们的计划开始扩散时,铁路运量会增加。

探索新丝路:您如何看待在马拉舍维奇和布列斯特之间的转运拥堵问题?

格罗姆:当商业活动和UTLC一样快速成长的时候,当然会出现障碍。这是任何行业成长快速都会遇到的问题。在马拉舍维奇-布列斯特过境通道上确实存在技术问题。但是我想说,我们与白俄罗斯的同事、合作伙伴和波兰合作伙伴的互动能很快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早先计划通过马拉舍维奇-布列斯特运送最多将近2万个集装箱,但在2018年11月这个通道运送达到3万个集装箱。波兰和白俄罗斯方面的基础设施会继续发展,预计在这个过境通道上未来还会出现新纪录,也就是说布列斯特-马拉舍维奇过境通道的纪录依然遥遥领先。

探索新丝路:对贵公司来说,哪些方向和路线是最具前景的?

格罗姆:好问题!客户想要知道最具前景的方向,对于我们来说,所有我们经营的方向都非常有前景。他们安全、可靠,并且高效。如果你要往米兰(意大利)运货,可能就是欧洲南部的一条路线。如果你要往汉堡运货,更舒适和更有效的是沿着UTLC北走廊,经过加里宁格勒的路线。我们和股东共同采取措施,使任意走廊的障碍尽可能降到最小。最终客户做出选择。

北方的线路是目前最主要的(经过布列斯特),另外是通过白俄罗斯-波兰边境的线路,也许在我们这里2019年会出现一些新方向。

探索新丝路:您如何看待在马拉舍维奇和布列斯特之间的转运拥堵问题?

格罗姆:当商业活动和UTLC一样快速成长的时候,当然会出现障碍。这是任何行业成长快速都会遇到的问题。在马拉舍维奇-布列斯特过境通道上确实存在技术问题。但是我想说,我们与白俄罗斯的同事、合作伙伴和波兰合作伙伴的互动能很快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早先计划通过马拉舍维奇-布列斯特运送最多将近2万个集装箱,但在2018年11月这个通道运送达到3万个集装箱。波兰和白俄罗斯方面的基础设施会继续发展,预计在这个过境通道上未来还会出现新纪录,也就是说布列斯特-马拉舍维奇过境通道的纪录依然遥遥领先。

探索新丝路:对贵公司来说,哪些方向和路线是最具前景的?

格罗姆:好问题!客户想要知道最具前景的方向,对于我们来说,所有我们经营的方向都非常有前景。他们安全、可靠,并且高效。如果你要往米兰(意大利)运货,可能就是欧洲南部的一条路线。如果你要往汉堡运货,更舒适和更有效的是沿着UTLC北走廊,经过加里宁格勒的路线。我们和股东共同采取措施,使任意走廊的障碍尽可能降到最小。最终客户做出选择。

北方的线路是目前最主要的(经过布列斯特),另外是通过白俄罗斯-波兰边境的线路,也许在我们这里2019年会出现一些新方向。

探索新丝路:您如何评价发展铁路货运对于一个城市的意义?

格罗姆:在我们俄罗斯常说,“铁路修到哪里,生机就到哪里”。我认为,这句话对中国也适用。铁路和铁路运输发展为众多行业提供了新的增长点,也创造了新的就业机会,机械工程、车厢制造、建筑和能源产品都得到了带动。简单说,有铁路的地方,人们的生活应该比没有通铁路的地方更好。

最主要的是,铁路的发展是下一代最好的财富。铁路业是任何一个国家的基础产业,而基础产业通常来说是为子孙后代创造的。

探索新丝路:新的一年运价会变贵吗?您如何评价这个形势?

格罗姆:UTLC的运价吗?不,会变便宜。2019年我们将为那些想要增加运量的客户提供更优惠的报价。我们希望运价政策能激励客户增加运量,因此我们的综合服务价格将会下降。我们非常希望我们的中国合作伙伴,中国铁路和欧洲合作伙伴,至少不会提高运价,甚至可能会降低一些运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