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10/2020

深度:找寻中乌吉铁路中的缺失环节

8月 21, 2020

6月初,一列货运列车从中国兰州出发,前往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然而,这条线路最大的问题是,中乌之间,吉尔吉斯斯坦境内的铁路路线还没有完成

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CKU)铁路,源自于几十年前的构想,是一个我们还在期待实现的的宏伟目标。

替代方案

为了弥补这一运输线路中,吉尔吉斯境内路线的缺失,各方设计了一条新的公铁联运线路作为替代方案。

6月5日,列车从兰州站开出,载着价值约260万美元的约230吨电器产品。

首先前往新疆西部的喀什(靠近吉尔吉斯斯坦边境)。在喀什,货物被卸下,装载到卡车上,卡车从喀什出发,向西穿越吉尔吉斯斯坦,到达奥什市。在那里,货物再装载到开往塔什干的火车上,继续前行。

这条路线的一部分使用了中国援建的乌兹别克斯坦帕普-安格伦铁路线,这条铁路线于2016年初开通。

列车到达塔什干,货物卸载干净后,再装载上价值约100万美元的约525吨乌兹别克棉花,沿原路线返回中国。此趟列车的开行,或许能提醒吉尔吉斯人他们尚未完成的事业。

一波三折的开工之路

6月17日,吉尔吉斯斯坦总统热恩别科夫(Sooronbai Jeenbekov)与外交部部长、交通部部长、吉尔吉斯斯坦国家铁路公司举行会议,讨论关于中国至乌兹别克斯坦线路的问题。

据报道,连接中国和乌兹别克斯坦的铁路线是吉尔吉斯斯坦最大、最具战略意义的项目之一。

6月18日,据吉尔吉斯斯坦网站Temir Zholy报道,”中吉乌坦铁路将在一个月内开工”,吉国家铁路公司负责人达什科夫还表示,他没有看到任何 “特别的障碍”,而只是 “有几点细节(需要总结)”。

但一天之后,这条消息从网站上消失了。

吉国家铁路公司铁路设计部和建筑部负责人卡利洛夫后来表示,6月18日的帖子是个误会,不可能在7月开始施工。

他说,吉尔吉斯政府与中国和乌兹别克双方的会谈仍在继续,资金问题和长期存在的轨距问题尚未得到解决。

诞生于上世纪90年代后半期的计划

1997年7月21日,中国、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三国举行了会议,宣布口岸开通,将很快开通安集延-奥什-喀什(Andijon-Osh-Kashgar)的高速公路,各方还决定修建一条铁路,连接三个国家。

2001年6月,吉尔吉斯斯坦交通和通信部宣布,已就修建中吉乌铁路线达成协议。但直到2008年1月,新华社发布,该铁路线已开始修建,将于2010年完工。

此后,乌兹别克或吉尔吉斯斯坦官员与中国官员会晤时,经常提到该项目,但该项目后续进展甚微。

吉尔吉斯斯坦希望改道,创造更多停靠站点

2017年,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尔马兹别克-阿坦巴耶夫谈及该铁路项目时,反对拟议中的铁路线不会在吉尔吉斯斯坦境内设站这一计划。

阿坦巴耶夫建议修改方案,希望火车也能经过吉尔吉斯斯坦偏远的阿特巴希和卡扎尔曼镇,这样也能为两镇提供服务,这与原计划有很大的偏差,阿坦巴耶夫承认增加成本15亿美元。

吉国铁公司铁路设计部和建筑部负责人卡利洛夫表示,三方政府未能就路线完全达成一致,中国坚持以最短的路线通过吉尔吉斯斯坦。这意味着要经过距离喀什近230公里的伊尔克什塔姆口岸(Irkeshtam),也是目前使用了卡车来衔接的部分路段。

但卡利洛夫说,吉尔吉斯斯坦正在尽 “一切努力,使铁路通过托鲁加特(Torugart)的关口”,这条铁路将从喀什向北延伸约165公里,然后向西转入吉尔吉斯斯坦,再向乌兹别克斯坦方向前进。

耗资巨大,或超过吉尔吉斯承受范围

吉尔吉斯斯坦无法承担阿坦巴耶夫提到的额外15亿美元资金。在6月18日吉尔吉斯斯坦网站Temir Zholy发布的简讯中,达什科夫表示,穿越吉尔吉斯斯坦的铁路估计造价为45亿美元。

这条线路约450-500公里,要经过山区,海拔有时可达2000-3500米。这意味着将需要修建近50条隧道和90多座桥梁。对于任何国家来说,都是一笔不菲的开销,尤其是像吉尔吉斯斯坦这样资金不充裕的国家。

达什科夫说,在资金方面,“俄罗斯和乌兹别克方面愿意帮助我们”。

然而,这个言论或许仅存在理论上的可能。因为乌兹别克没有那么大的财力,而一条连接中吉乌的铁路,不在俄罗斯过境,指望后者出资并不容易。

尽管如此,2019年11月底有报道称,吉尔吉斯斯坦总统热恩别科夫表示,俄罗斯已经向吉尔吉斯斯坦提供了2亿卢布(当时价值约315万美元),用于中吉铁路的 “技术经济基础建设”,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2020年4月表示,与中国就俄罗斯参与建设中吉铁路进行了谈判。

西部最佳路线:多边获利

6月初,已有当地媒体报道称,一旦经过吉尔吉斯斯坦的铁路修建完毕,这将是中国-欧洲和中国-中东地区最短的贸易路线。

目前,连接中国与欧洲和中东的铁路干线要经过哈萨克斯坦,有报道称,如果能通过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运输,这条线路将 “比通过哈萨克斯坦缩短295公里,用时将节省多达5天。”并且,如果中吉乌线进一步向西延伸,其他几个国家也将从这一路线中受益。

宏伟的蓝图与现实的困难

一份报告称,这条延长线未来将穿过阿富汗、伊朗和土耳其到达欧洲,而另一份报告则称,这条线路将穿过土库曼斯坦,然后通过渡轮,穿过里海到达伊斯坦布尔再到达欧洲。

理想情况下,它可以分头行动,两头兼顾,不过任何一条穿越阿富汗的铁路线都会面临同样的安全问题,20多年来,这些问题阻碍了从中亚经阿富汗到巴基斯坦的电力线路和天然气管道的铺设。

对中国来说,最直接的影响是,吉乌线的建成将打开一条通往乌兹别克斯坦明布拉克油田的线路。

明布拉克油田曾遭遇历史上最严重的内陆漏油事故之一。1992 年 3 月初,一口油井发生爆炸,导致约 28.5 万吨石油泄漏,并引发了一场大火,大火烧了约两个月,烧毁面积超过 60 公顷。之后该地被废弃,直到2008年10月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CNPC)与乌兹别克斯坦签署了协议(有效期至2035年),重新开发该油田。

2015年,由于世界市场油价低迷,工程再次暂停,但在2017年再度恢复,中石油认为那里有超过3000万吨的石油,明布拉克油田可以日产约4000桶石油。虽然这产量并不算大,尤其是面对于中国的需求而言,但它距离中国边境不到500公里,具有巨大地理优势。

2019年,已有中乌合资企业在此开采出首批石油

就目前而言,唯一的运输方式是通过公路运输。但假设吉尔吉斯斯坦能够说服中国、乌兹别克斯坦以及其他可能资助铁路建设的人,在吉尔吉斯斯坦增加一些火车停靠站,那么这条铁路线则可以帮助吉尔吉斯斯坦开辟新的矿区,使吉尔吉斯斯坦能够出口更多的煤、金、铝、铁和其他资源。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吉尔吉斯斯坦不会在近期开始建设其境内的铁路路段。

中吉乌铁路是连接中国与中亚的最后两个尚未完工的重大项目之一(另一个是土库曼斯坦-中国天然气管道D线),长远来看,如果在未来中吉乌铁路建成通车,并成功延伸到中东乃至欧洲,获益的绝对不止我们上述提到的几个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