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10/2020

极地丝路给挪威小镇带来的机遇与挑战

8月 6, 2020

Kirkenes是挪威东北部港口。在帕斯维克河畔,临博克峡湾,村庄邻近俄罗斯边境,是挪威沿海汽船的终点港口,是世界最美丽的海边小镇。

北极之路现状与远景

奥斯陆港口和俄铁RZD的子公司签署了一份协议,旨在开发一个新的多式联运项目,进而构建中国–欧洲之间运输集装箱列车通道。

在铁路工作会议上,这家俄罗斯公司使用统一的CIM / SMGS运输文件介绍了中欧之间的集装箱列车托运项目。集装箱转运在德国的巴尔的斯克和穆克兰港口进行。独立的托运单可使托运人和收货人最大可能降低时间和经济成本。

俄罗斯北部海岸的路线,中国称之为“极地丝绸之路”。科学家称其为“北海航线”,这条路线贯穿中欧,比通过苏伊士运河行进的路线短40%

挪威Sør-Varanger市市长拉斐尔森说:挪威可以成为欧洲在北海航线上的后勤中心。在俄罗斯广阔而荒凉的海岸上,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运输仍要依靠具有破冰功能的特制船只。如果修建一条通往芬兰的铁路,该铁路与赫尔辛基相连,某些货物就可以陆上运输。

彼得·维斯特巴卡(Peter Vesterbacka)居住在赫尔辛基,他是《愤怒的小鸟》游戏的开发商。他的高额投资对北极港口的发展至关重要,维斯特巴卡与阿拉伯投资者和一家中国控股公司为该铁路项目的融资签署了一项协议,并期待该项目可以在2020年投入建设。中国与Kirkenes的合作中国有句谚语:“要致富,先建路”。面对中国资本,西方又该持什么样的态度呢?在中国新的“丝绸之路”战略中,中远集团通过投资荒废码头建立了在欧洲的立足点,在中远的引导下,希腊的比雷埃夫斯港已经成为世界上增长最快的港口之一。中远也很早就在其地图上找到了Kirkenes。中远集团市场和销售总监陈峰在今年上海的一次会议上说,Kirkenes是中远集团所探索的新航线目的地之一。去年,中国发布了有关北极政策的白皮书,并鼓励国人高度关注俄罗斯北极海岸到欧洲延伸的基础铁路设施建设,并证实了同挪威合作重要性。保守党主席Inge Sætrevik对于来自中国的投资持肯定态度:“没有什么比金钱更有利于和平。”相比之下,市长Rune Rafaelsen更希望挪威拥有自己的基础设施。他不希望挪威成为俄罗斯或中国的附属品,但同时又对中国的积极作用表达了肯定。

Kirkenes的秋日还没有显示出“北极鹿特丹”繁荣前的征兆,中国对其浓厚的投资兴趣从表面上还看不出来,有人说Kirkenes会成为“世界上最北端的唐人街”

和平与发展俄罗斯的边境距离Kirkenes仅有17分钟车程。当今的俄罗斯与挪威有着良好的贸易往来关系,商品的供销促进了地区的稳定与发展。但这仍然是一个具有战略意义的地区。美国和俄罗斯纷纷在周边设立军事基地,中国的加盟将构成三足鼎立局面,促进区域和平进程。Kirkenes的巨型港口的愿景得到了当地反对派保守党的全力支持。但是目前的关键问题是:它将位于何处?——“北极鹿特丹”是个有趣的提议,但空间又是个严峻的现实问题。Kirkenes镇外的Høybukta Vest 区港口气候状态比较适宜,这一计划得到了许多私人企业的帮助。而保守党主席萨特维克(Sætrevik)表示:这一项目的建设还需要时间。

商机与危机船东Felix H. Tschudi居住在奥斯陆,他是对挪威的决策能力持怀疑态度。自1990年代以来,Tschudi 就一直活跃于北极水域,对于海运的发展有着前瞻性的认识与了解。他认为,挪威政府正在等待其他国家表明态度,但其他国家的加盟同样会影响挪威的收益,Tschudi担心,如果政府不出台政策以示支持,挪威将会失去这一宝贵机会。同时,俄罗斯的局势正在发生变化:在过去的几年中,西伯利亚西北部的亚马尔半岛已成为俄罗斯最重要的石油和天然气产区,对全世界的能源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并非每个人都希望参与这一北极计划。法国集装箱巨头CMA CGM在听取当局建议后,认为出于生态环境角度考虑,必须放弃北海航线。气候变暖要求他们更有效地运输资源,使用较大的船只或者短途运输才是合理的方式。Kirkenes到芬兰及更南端的铁路是在Kirkenes建立大型港口的关键,这条铁路建设成本很高。从Kirkenes到罗瓦涅米的铁路将横穿萨米人的核心地区,并破坏驯鹿放牧区和牧群迁徙路线。因此萨米人向挪威和芬兰均提出抗议。肯尼斯·斯塔瑟特(Kenneth Stålsett)高度关注该项目的潜在收入并通过分析得出结论:停止整个项目。对这一项目的争论从未结束,我们也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