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10/2020

数字化货运平台,疫情也不会放过。Flexport:行业进入新常态

8月 19, 2020

由于新冠病毒的影响,全球经济受到波及,科技型货代Flexport也不能幸免,平台上货运量急剧下降

据Flexport 亚洲区董事总经理Henry Ko的说法,包括Flexport在内的整个行业都处于一个新常态 —— 受货运需求疲软的影响,货运市场正持续波动,波动趋势是不可预测的,并将在整个2020年持续下去

他表示:“今年年初新冠病毒形势严重冲击中国时,我们就遭遇了货运量的极速缩水,大多数公司和工厂都被暂停了所有生产活动。与去年同期相比,2月,我们在中国的货运量下降了约65%。但自3月份以来,随着中国的生产逐步恢复,我们的订单量和货运量稳步增长。”然而,由于疫情在北美、欧洲和其他地方扩散,Flexport中国地区的发货人和供应商都面临着来自这些地区的“需求量缩水”

“我们对397位承托人进行了一项调查,研究显示,第二季度他们的订单量可能会减少25-30%,这将对该季度的发货量产生巨大影响。”Flexport的香港、深圳、上海和新加坡的客户服务团队一直在家办公,保持与托运人、合作伙伴和客户的联系,同时确保公司在疫情期间也能正常运营。另外,随着全球新冠病毒的影响越来越大,疫情所带来的影响,如游客旅行量减少,越来越多的航班取消,需求的减弱以及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增加等,都可能会持续下去。

空运方面,中国的总货运量同比减少了4,600吨,相当于每天损失约50架波音747客机的运输量。在海运方面,三大联盟公布了空白的航行计划表,直至4月底5月初,东向往地中海、欧洲方向(Far East Westbound)运输量降幅超过30%,欧洲往北美方向(Transatlantic Westbound)运输量降幅超过15%

Flexport位于美国和欧洲的仓库、配送中心几乎满负荷运转,收货人不得不减慢他们的货物入境速度,或者在始发地或目的地寻找集装箱存储点,客户对于物流运输的灵活性有了越来越高的需求。另外,Flexport通过为客户提供贸易融资信贷服务,来帮助他们解决面前的运营资金问题。

仅在二月份,Flexport通过非营利组织从全球各地向中国运送了超过35万个口罩、防护服、手套和其他个人防护设备。他们通过Flexport.org致力于新冠疫情防控工作,目前已发起了GoFundMe募捐活动,所获得捐款用于运送物资,解决关键地区的物质短缺问题,保障各地医院足够的医疗物资。

货代服务的重新定义

货代服务商是物流链中的组织层,联系卡车车主和集装箱船等承运人(今天的货代服务对象,还包括中欧班列业务的上下游参与者)。Flexport由彼得森(Ryan Petersen )于2013年3月创立,专注于使用自动化技术为企业提供货运和融资的一体化数字平台,公司拥有遍布200个国家的近10,000名客户。

与使用传统的纸质手写输入记录系统的其他公司不同,Flexport用信息化手段控制集装箱,并将所有承运人编入可搜索数据库,以更好地管理和跟踪装运。媒体将其称为“首批将国际运输数字化的货运公司之一,使通关和全球运输变得容易”,正如Flexport的宣传语——重新定义货代服务铁路货运数字化亦成为近年来备受关注的行业趋势。建设中欧班列数字化平台,是未来大国国际竞争的战略项目,市场上已开始有所尝试。

专注打造数字化中欧班列平台的Freightmenu认为,铁路产品远比海运和空运复杂,相比Flexport港口到港口的运输模式,中欧班列的数字化,需要更为复杂的系统方案和技术支持,因为铁路途经多个国家,涉及数个关区和多种语言。疫情期间,Freightmenu把重心放在系统与产品优化上,并计划在下一阶段开启平台内测服务。

根据Crunchbase的数据,Flexport虽然是初创公司,但是发展十分迅猛。去年,该公司的货运量翻了一番,自成立以来已经筹集了13亿美元的巨额资金。一年前,该公司完成了由全球最大的技术投资者——软银远景基金(SoftBank’sVision Fund)牵头的10亿美元的D轮融资,公司估值为32亿美元。它的投资者还包括中国的快递巨头顺丰速运、Founders Fund、DST Global、Cherubic Ventures、Susa Ventures、Bloomberg Beta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