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10/2020

外媒眼中的中欧班列,不断挑战传统海运地位

9月 24, 2020

HMM阿尔赫西拉斯停靠在伦敦埃塞克斯码头。这艘船长1312英尺(400米),宽200英尺(61米),比长882英尺、宽92英尺的泰坦尼克号要大得多。(图片来源:cityam

新冠疫情在中国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控制,但在美国、印度、巴西疫情的蔓延仍呈现不受控的态势。欧洲方面,法国、西班牙这几天也有日新增上万的记录。很多媒体谈“后疫情时代”,还为时尚早。

不过,中欧班列倒是在今年这样的环境下赢得了世界瞩目。奥地利媒体《趋势》网站表示,中欧班列在疫情爆发以来,不断挑战传统海运的地位,这种运输模式仍保持高增长潜力。

中资瑞典企业沃尔沃从2017年开始使用中欧班列服务,在中国生产的Volvo S90通过铁路运往欧洲;德国保时捷也从不来梅哈芬定期向中国发运整车……除了汽车产品,意大利面、法国葡萄酒也搭上滚滚车轮,穿行在欧亚大地。

 

新冠疫情爆发以及广泛的交通限制,并没有影响到中欧班列的通行。最近出炉的船运咨询公司德路里(Drewry)“Sea & Air Shipper Insights”报告表示:“铁路货运在可靠性和成本方面提供了一定的稳定性。”2020年的半年数据,显示中欧班列再次出现需求的大幅上涨,比2019年同期增长60%。

量级还远不能与海运相比
中欧班列的开行数量,从2013年底“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从最初的区区数十列增长到如今的8000列,发运箱数在2019年达到72.5万标箱。当然,这个量级远远不能和海运相比,中国和欧洲之间海运一年发运标箱数以千万为计。

 

HMM阿尔赫西拉斯停靠在伦敦埃塞克斯码头。这艘船长1312英尺(400米),宽200英尺(61米),比长882英尺、宽92英尺的泰坦尼克号要大得多。(图片来源:cityam)

法国信用保险集团科法斯(Coface)在一项研究报告中表示,如果以上海-鹿特丹作为起始点和目的地为例,空运为5-9天,海运为27-37天,中欧班列则只需要18天。

同时,根据科法斯(Coface)的数据,上海到鹿特丹,一集装箱货物的运费均价为3.7万欧元;而中欧班列运费则在5000美金左右(2018年数据),且根据UTLC的ERAI指数显示,中欧班列运费呈下降趋势,部分价格降至2700美金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中欧班列在欧洲能获得政策大力支持,一大原因是铁路运输是相比空、海、公路运输最绿色环保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最低的。这一点,符合欧盟和欧洲国家长期倡导的绿色发展目标。

传统海运昂贵的“最后一公里”
法国科法斯(Coface)在分析报告中总结道:“即使中欧班列比空运慢,比海运贵,依旧是贸易运输中的一个可行方案。海运来说,虽然运费便宜,但从很多港口到最终目的地的‘最后一公里’卡车运输,往往因为距离遥远从而价格昂贵。”铁路场站往往拥有更好的更密集的线路连接,让客户的货物在抵达铁路场站更接近最终目的地,从而缩短“最后一公里”的路程

科法斯(Coface)的报告,我们暂不从我们的角度去细究个中差异,至少这是欧洲行业对中欧班列的一个普遍观感。其最后的结论,这也从侧面说明了——欧洲铁路节点不断扩充完善的必要性,无论是开发新的节点和线路,还是让传统海运港口接入多式联运网。只有这样,中欧班列才能更满足客户的需求,也更好地利用政策的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