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10/2020

华尔街日报:中欧班列经历了最繁忙的一个月

8月 20, 2020

美国发行量第二、金融及商业领域最具影响力的《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近日把关注的焦点放在了中欧班列上。“中国近年来重点建设的铁路网——经由中亚把中国与欧洲连接起来——刚刚经历了最繁忙的一个月。负责中国铁路运营的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披露,4月份共开行979列中欧班列列车,同比增长46%。”

从事中欧班列预订业务的一家国际物流公司负责人说:“自2月份以来,有一些非常着急的新客户来找我们。”

运送个人防护用品是新增需求的一部分;此外,要把春季时装运给欧洲零售商的服装供应商,履行德国和荷兰汽车厂商加急订单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还有其他一些客户在疫情期间也首次使用了铁路服务。他说:“我们运送的货物五花八门。”

由于疫情打乱了全球工厂的生产,导致消费者对许多商品的需求下降,海运公司不断取消航次。随着企业寻求其他运输方式,以及全球航空公司大幅削减通常会运载一些商业货物的客运航班,空运费大幅上涨。

这一切都对铁路有利。由于每列火车只运输几十个集装箱,而集装箱船可能要装载数以千计的集装箱,铁路服务可能更容易灵活应对新的需求

《华尔街日报》表示,与基础设施项目一道,中欧班列已经成为贯穿“一带一路”倡议的一条重要线路。其目的是提供定期从中国城市出发的铁路货运服务,建立经由中亚通往欧洲的西向贸易走廊,作为用卡车把货物运到东部海港、再走海运的替代选择。

虽然这些铁路线已经存在了许多年,但在中国开始规划这些新路线之前,途经多个国家的长途货运服务几乎没有。

在中欧班列项目上,中国获得了中亚邻国的支持,并打造了一个不断扩大的铁路网,吸引了众多需要某种速度比海运快、但价格比空运低的运输方式的公司。

据介绍,大多数向西行驶的列车从中国中西部的成都、重庆、西安和郑州等铁路枢纽发车;在欧洲一端,德国西部的杜伊斯堡、德国北部的汉堡和波兰的华沙是主要终点站。

这位国际物流公司负责人说,通过铁路把一集装箱货物从中国运往德国的费用为7500美元。按照新冠疫情前的价格,一集装箱货物的海运费用大约为1500美元,空运为2万美元。此后,空运价格飞涨:例如,提供空运价格信息的TAC指数显示,3月至5月期间,上海至欧洲的空运价格上涨了4倍,达到每公斤10美元以上。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乔纳森·希尔曼认为,疫情过后,随着物流网络恢复正常,涌向铁路的新业务可能会再次消失。

但也有人认为,随着铁路服务的改善和费用的降低,如今依靠这条铁路线的企业足以维系它未来的发展。

由于有了新路线和加快了海关清关手续,从中国到德国的运输时间从17天降至11天。相比之下,空运——包括海关查验、收货和交货时间——约为1周,海运则为6周。

这位国际物流公司负责人说:“客户在新冠疫情期间目睹了铁路运输较之于海运和空运的可靠性,我很肯定他们将长期选择铁路运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