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10/2020

东风汽车搭乘中欧班列,重庆到德国,这个成功案例,细节满满!

8月 20, 2020

两周前,一趟从重庆出发的中欧班列,抵达德国不来梅哈芬。这是渝新欧(重庆)物流有限公司发出的又一趟整车班列。这也是汽车物流商CFR Rinkens的第一趟西行整车班列。

班列一共36个铁路集装箱,搭载100辆东风SUV汽车,完成了1万公里的运输里程。

CFR Rinkens总部位于美国洛杉矶,在中国重庆、德国柏林和不来梅哈芬均有分公司。总公司CEO克里斯托弗·塞茨(Christoph Seitz)说:“我们想要证明,在供应链艰难时期海运线路太长,而中欧班列铁路集装箱运输是我们在西行整车运输的可行性方案。”

取代传统木制托盘

Alan So是公司在中国的销售总监,与渝新欧进行双向整车运输的合作意向很高。这趟运输,CFR Rinkens选择了采用自己的汽车运输专用设备,而没有采取传统的木制托盘。不来梅哈芬子公司的常务董事Malte Waldow表示:“木制托盘价格太高,不可重复使用。”

这家汽车运输商在整车运输上的经验丰富,不过主要在海运方面。到目前为止,已有40万辆汽车,通过他们的R级货架系统和海运集装箱完成运输。特斯拉是他们的主要客户,12万辆特斯拉从美国走海运输往全球市场。他们也从德国将大众、奥迪的汽车零配件运送至中国。此番,与东风汽车、渝新欧的合作,是他们传统海运模式外的第一次陆运尝试,中欧班列实现了他们的目标。

他们的另一个优势,是在不来梅哈芬拥有自己的1万平米CFR装载大厅。他们有自己的卸货坡道,从不来梅哈芬Eurogate的码头拿到集装箱后,将汽车停放总长3.5公里的停放坡道上。

这些东风SUV不会在这里停放很长时间。进口商Uwe Jablonski自己的车队将汽车从不来梅哈芬转运到德国内陆城市图林根。在这里完成检查后,东风汽车才会去到经销商手里。但有关认证的工作基本上在中国就完成了。进口商表示,通常在德国港口提车之前,汽车都已销售出去了。东方汽车在他看来,在德国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Uwe Jablonski和Malte Waldow共同监督了集装箱卸货的流程。一个铁路集装箱通常装有3辆汽车,个别箱子装有4辆。

销售流程快了3周

从重庆出发,途径中国西部进入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和波兰,到德国北部一共花费了18天时间。传统滚装船的海上运输线路需要30至35天,甚至更长。更何况从重庆走水运至上海,还需要额外10天时间。

对进口商Uwe Jablonski来说,铁路运输整车的成本是传统海运的2倍,但他节省了3周的时间,且不需要长期的资金投入,可以更快结束销售流程。“如果双向运输更多,价格还可以有所降低。”

欧洲进口商对中欧班列运输整车,可能会造成损坏的疑虑,也在此被打消。进口商、运输商对渝新欧和第一次中欧班列的服务与安全保障,都感到满意。

运输商CFR Rinkens公司的CEO塞茨表示,成品车集装箱运输会越来越受重视。“由于疫情影响,汽车从工厂下线,直到交付经销商手中,整个过程的传统供应链出现严重的中断,海运绕道或受阻,卡车车队运输能力也下降了,而中欧班列充满了灵活性。”

Malte Waldow就出生在不来梅,他还高兴看到中欧班列给自己家乡地区呈现的潜力和优势。“杜伊斯堡在中欧班列方面是先驱角色,但是杜伊斯堡没有足够的空间来存放汽车。且那里紧迫的交付和提货时间,限制了我们的灵活性。不来梅哈芬和重庆是两个国家重要的汽车进出口口岸,我们在两地都有分公司,双向运输平衡对我们的成功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