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10/2020

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正式提出。据悉,连云港中哈物流基地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首个实体平台项目。

探索新丝路近日对连云港中哈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连云港新丝路国际集装箱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斌进行了独家专访。以下为专访节选内容。

1.连云港中哈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公司成立至今您一直担任总经理,请您介绍一下公司的成立背景、定位和目前的主营业务。

刘斌:1992年连云港开通经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到莫斯科的首列过境集装箱班列,开创了我国新亚欧大陆桥运输的先河。2013年9月7日,在习近平主席和纳扎尔巴耶夫总统的见证下,连云港与哈萨克斯坦国有铁路股份公司签署了共建中哈(连云港)国际物流合作基地协议。期间,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多次向习近平主席表示,感谢中国提供连云港作为哈国的出海口。从开行新亚欧大陆桥首列国际班列,到落实《关于利用连云港装卸和运输哈萨克斯坦过境货物的协定》,再到服务中国“一带一路”与哈国“光明大道”战略的协同对接;从原先的国际过境运输,到指定连云港为哈国战略出海口,再到通过共建物流公司来带动全方位的合作,以及中哈两国元首2013—2017年4次见证合作项目启用或签约,写入《中哈政府联合公报》,纳入中国“十三五”规划纲要,这些都一再表明,中哈两国政府高度重视双方的合作升级。公司位于连云港港庙岭作业区,毗邻集装箱和散粮泊位,北侧为陇海铁路,周边有多条疏港道路相连,集疏运条件便利,地理位置优越。主要经营国际多式联运、拆装箱;托运、仓储、包装;货物的监装、监卸;代理报关、报验、报检、保险;咨询及其他国际货物运输代理业务等。

2.中哈物流基地是由连云港中哈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建设运营,您亲历了中哈物流基地建设全过程,请您介绍一下中哈物流基地的规划和建设情况。

刘斌:中哈物流基地项目工程投资6.06亿元,建设集装箱堆场22万平方米,1763个集装箱位,新建堆场铁路专用线3.8公里,日均装卸能力10.2列,年最大装卸能力41万标箱。2014年5月19日,习近平主席和纳扎尔巴耶夫总统通过视频连线方式,远程见证中哈物流基地项目启动。基地由连云港中哈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建设运营,由连云港港口集团和哈铁快运股份公司按照51%、49%股比合资建立,注册资本金4.2亿元。2017年6月8日,在当时的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世博会中国馆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第二次通过远程视频连线方式,共同见证了中哈物流合作最新成果,并启动中哈亚欧跨境运输,标志着以连云港港和“霍尔果斯-东门”无水港为重要枢纽节点的中哈亚欧跨境运输正式开始。

3.连云港运营的班列货物种类有哪些,主要来自哪里?“疫情”影响下连云港中欧班列缘何逆势增长?

刘斌:今年以来,面对中欧班列市场严峻的竞争形势,连云港及时出台补贴政策,提升连云港通道竞争力,促进流失的货源回流。同时,在其它地区因假期、疫情等原因停止运营期间,连云港港口抓住有利时机,保障国际班列运输业务“不停歇”,实现连云港中欧班列运量快速增长,今年1—6月份完成306列,同比增长43%。目前,中哈物流公司主要形成了以电子产品、机械配件、日常生活用品、二手汽车、化工品等西行货源,以及小麦、铁合金、钾肥、棉纱等东行货源,有效稳固了国际班列运输“重来重去”格局。自公司成立至今,累计完成货物进出库量1950万吨,集装箱空、重箱进出场量120万标箱。

4.今年4月份,连云港港口首次在国际过境集装箱业务上尝试“船车(站)直取”模式。据了解这一模式集装箱过境时间大大缩短。请您介绍一下这一模式的具体操作情况。

刘斌:2020年4月26日上午9时,4台集卡车在连云港港27#泊位作业区域,将带有“中铁集”字样的集装箱从外贸货轮上卸到车上,快速短倒至中哈物流公司铁路线,由中哈物流公司负责将其吊装到75170次列车上,当晚发往二连浩特口岸方向。从船上卸下到装上火车,过程不到15分钟,国际过境集装箱作业完全实现了“零等待”。这一模式的应用也让连云港国际集装箱过境时间由原来4天以上缩短至1天以内,效率提升了75%,也进一步节约了成本。据测算,每个集装箱可节约费用60%左右。以往,船舶靠泊后卸下的集装箱需要码头落场,接着办理理货、海关、铁路等系列流水申报手续,然后装车转运至中哈物流基地,等待空车配送。眼下,船舶在进入锚地时便可开始申报流程,船舶抵港后,直接卸船分流至中哈物流基地装火车发往境外,各类手续办理加速,效率提高,成本降低。这些中铁集装箱从国内发出,正是看好连云港港“船车(站)直取”模式,才首选在连云港下海出口日本,在海外经过“一卸一装”之后,如今再次回到铁路,搭乘连云港中欧班列出口境外,完成了集装箱全程物流的循环。

5.除了“船车(站)直取”的模式,中哈物流基地在发挥海铁联运优势上还进行了哪些有益尝试?

刘斌:公司成立以来,集成一大批创新举措,实现了高质发展与先行先试的双突破。一是打造新的模式,利用自贸区的政策框架,成功开展中欧班列“保税+出口”货物集装箱混拼新模式、国际班列(过境)集装箱“船车(站)直取零等待模式,哈麦过境创新监管流程。二是谋划新的业态,全力打造以智能化和物联网为核心的现代化集装箱场站,2019年7月1日,公司多式联运场站管理操作系统模板,顺利复制到哈国霍尔果斯无水港生产管理系统,中、哈两个场站之间实现互动连接,与哈国霍尔果斯无水港实现人员互派、信息互联、业务互动。轨道式龙门吊远程智能控制,包涵铁路集装箱装卸作业的智能化技术,既符合安全、高效、智能化的要求,又可实现人机分离和一对多操作。三是推广新的技术,根据生产业务需要,自主研发散装货物专用箱(实用新型专利)、集装箱散装换装平台等新工艺,投入运行后不仅大大提高作业效率。四是开发新的产品,公司与土耳其航空公司合作,开发连云港-伊斯坦布尔线路的铁空联运新模式,全程运输时间上缩短1周,效率提高46%,满足了客户对高价值等货物高效运输的多样化需求。连云港至中亚的2条精品班列通道,形成中亚地区主要站点的全覆盖;实现“连云港—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土耳其”沿线站到站全程铁路运输;稳定运营连云港—二连—蒙古运输新通道,联合乌兹别克斯坦铁路推动连云港—喀什—乌兹别克斯坦中吉乌通道建设。加强回程货源组织,以铁合金、哈麦为突破口和引领,促进中亚钾肥从西伯利亚陆桥通道回归新亚欧大陆桥通道,并改道连云港口岸出海,有效带动东行货源上量,提高通道核心竞争力和国际影响力。

6.中哈物流基地自成立起一直处于发展的快车道上。请问下一步的发展规划是什么?

刘斌:2020年6月8日,“日本—中国(连云港)—蒙古”整列中铁箱铁海快线班列首发,这是连云港继霍尔果斯、阿拉山口、喀什之后开通的新的运输通道,成功打造一港多通道的运输格局。这是充分利用自贸区“保税+出口”混拼、“船车直取”零等待等制度创新优势,形成差异化竞争特色,打造出“效率最优、对流平衡、特色鲜明”的高质量国际班列标杆品牌。

7.最后,您如何预测分析中欧班列未来2年行业发展的总体趋势?

刘斌:今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当航空、海运等运输方式受阻的情况下,中欧班列运量逆势而上,为保障国际供应链稳定畅通、促进我国出口产业平稳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此次疫情加速了江浙沪的乡镇企业“走出去”的进程,“小产业,大集聚”的模式使得大量生产设备、原材料等产品搭乘中欧班列发往中亚、中欧国家,随着疫情对很多国家生产、生活、保障体系格局等方面的影响,将更有利于该类乡镇企业模式“走出去”的发展。我们的中欧班列也将为中国企业产品的出口运输保驾护航,让国际班列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带去更多发展和便利。去年中欧班列累计开行8225列,今年5月首次突破1000列,中欧班列的强劲增长是由于全球市场供需、班列通道优势等多方面内外因素。值得相信的是,今年中欧班列累计10000列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