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10/2020

专访成都北辰中金总经理孟海军

8月 6, 2020

上月,2019中国成都国际供应链与物流技术及装备博览会(简称:成都国际供应链物流展)成功举行。

展会由北京北辰会展集团、成都北辰中金展览有限公司主办,围绕“国际供应链”主题,为中欧班列、智慧物流、跨欧亚运输、国际航空货运、跨境电商等搭建国际行业平台。

探索新丝路作为本届博览会的合作媒体平台,参与并见证了本届博览会的盛况。在会期间,探索新丝路对成都北辰中金展览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孟海军进行了专访。探索新丝路:在成都举办国际供应链物流展,是出于什么样的背景?

孟海军:北辰会展考虑在成都举办国际供应链物流展,首先是公司战略目标的考虑。成都自古是南北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现在是新一线城市,发展势头迅猛,同时又是蓉欧班列的起始点,重要的物流枢纽城市,在成都举办国际物流展有着重要的意义。

今天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将亚欧大陆的亚太经济圈和欧洲经济圈紧密联系在一起,中欧班列和成都的国际航线将已有的欧亚交通运输干线串了起来。

它带动了中国内陆城市的外向型发展,带动了沿线国家和地区向中国出口的份额,也拉动了当地就业;它既是一条物流干线,更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发展的重要引擎。

因此,成都举办国际供应链物流展,是顺应时势,同时也充满了对共建“一带一路”倡议的信心和决心。

其实更多的还是因为我的成都情怀,第一次来成都就很喜欢这个城市,想为城市建设做点贡献,在成都举办国际物流展,可以说是以展为媒,做中欧班列和一带一路的“流通使者”

探索新丝路:本届国际供应链物流展,客商参与情况如何?孟海军:可以说,本届盛况超过了往年,今年的参展商国外展商超过了40%,他们更愿意来中国寻找业务新的增长点,比如波兰、俄罗斯、捷克、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德国、荷兰、伊朗、立陶宛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知名国际供应链、跨境电商、物流技术装备企业今年都参加了展会。

其中,欧洲最大汽车物流公司德国莫索夫、荷兰物流供应商龙头GVT、UTLC ERA、RTSB、Transcontainer、俄罗斯空桥、立陶宛铁路公司、哈萨克斯坦铁路、伊朗铁路、DB Cargo、DB Schenker等国际企业也参与到物流展中来。

 中国方面,中国外运股份有限公司、四川机场集团、南方航空、成都国际铁路班列、成都国际铁路港、成都自贸通、“一带一路”亚蓉欧(成都)国际冷链产业园、青白江区欧洲产业城、科朗叉车、合肥搬易通、上海微知、东百集团、无锡传智物联、江苏轩盛、重庆赛普、成都云科、四川川藏物流、四川铁投广润、地上铁、积微物联、丹东日牵、深圳大洋等知名企业、园区也盛装参展。

探索新丝路:作为中欧班列行业专业媒体平台,我们关注中欧班列给当地社会经济带来的影响,为双边及多边合作起到的桥梁作用。成都国际供应链物流展,是否也有这方面的积极意义?孟海军:国际物流展一直以“搭建沟通交流平台,增进双向业务往来”为办展的目标和努力方向,展会无疑给双边及多边合作带来了更多的机会。本届展会新增设的商贸展区就得到了东南亚和欧洲等9个国家的积极响应,像泰国、希腊、保加利亚、斯洛伐克、波兰、中亚四国商贸展团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分别组织了大量的商贸企业参展,展出具有各国特色的优质产品,在现场举办了多场商贸洽谈对接活动,收获颇丰。

北辰会展团队在国际班列国际资源方面作了很多开创性的工作,特别是系统的梳理了与国际班列紧密相关的痛点、难点问题,及上述问题涉及的独联体、中亚、东欧、西欧的铁路圈的行协会。在对欧合作方面,第一次引入了各类铁路协调组织,切实聚焦国际班列行业关注的经贸资源引入、换轨节点效率、单证一体化、运单物权化、集装箱全程追踪等热点问题。我们认为,成都的蓉欧班列能在班列的开行数量、重载率、回程质量、单证一体化、提单物权化等方面继续领跑,离不开远交近攻的策略。

另外,无论是蓉欧班列,还是其他地方平台的中欧班列,中欧双向运行货物量也在不断增加。西班牙红酒、荷兰奶酪、波兰水果、德国汽车以及欧洲各地的生物医药、母婴用品等货物通过中欧班列走入中国寻常百姓家,中国制造的日用百货、服装、电脑等商品也便捷地进入到欧洲各国的消费市场。

中欧班列给各国民众带来便利实惠,也为沿线各国的企业和产业发展带来新的活力。

物流展与中欧班列在某种意义上是相似的,是为“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多边合作,搭建平台,为沿线国家和地区的产业发展架设桥梁。成都供应链与物流展已经成为国内外国际班列业界人气最旺的年度聚会,衷心希望班列从业者2020年金秋十月蓉城赴约!

探索新丝路:您觉得中欧班列的不断发展,对中国西部地区发展的意义在哪?孟海军:中欧班列的兴起,最初来源于中国西部地区对国际物流货运解决方案的探索。

无论是对成都还是重庆、西安来说,深居内陆的地理条件给它们在传统的国际供应链条里带来了天生的劣势。从传统的国际物流货运方式看,成都、重庆、西安等这些西部地区企业的产品要运往欧洲,只能通过公路、水路向东运至中国东部沿海各大港口,再从那里上远洋航船,经过马六甲海峡、印度洋直至欧洲。这是一个耗时耗力的方案,但在中欧班列诞生之前,这些地区和企业别无选择。

中欧班列诞生,给国际供应链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西部的企业可以比东部沿海企业更快地走完这一产品供应链条。对于许多跨国企业或者经营国际业务的企业来说,这意味着更短的周期、更快的资金回流。

这个优势带来的效果,就是更多企业愿意考虑中国的西部内陆地区作为生产基地或落户地点。中欧班列比海运稍高的运费支出,完全可以被西部地区更优惠的生产成本所抵消。

在地方政府政策引导与支持、企业重新整合供应链资源的基础上,西部地区有足够潜力聚拢一批高价值的货源和有特点的生产型产业集聚。同时,为了配套这些货源企业,市场还将吸引来更多的上下游服务型企业,如物流配送、包装甚至供应链保险、金融企业。

这是中欧班列给西部内陆地区带来的产业延伸,给这些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所带来的意义,远超其运输本身。

探索新丝路:感谢孟海军总经理接受我们采访,祝愿物流展办得越来越好。

孟海军:感谢你们的采访。